上海市长:迪斯尼和磁悬浮两项目都未定

2019-10-19 作者:快三国际   |   浏览(194)

摘要:   新华网北京3月7日电(记者 杨金志、仇逸)全国人大代表、上海市市长韩正7日下午在十一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上海代表团开放日活动中表示,上海迪斯尼、磁悬浮等重大项目目前尚未确定,上海户籍制度改革的细则将于今年二季度出台。   对于广受关注的迪斯尼乐园落户上上海市长:迪斯尼和磁悬浮两项目都未定  新华网北京3月7日电(记者 杨金志、仇逸)全国人大代表、上海市市长韩正7日下午在十一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上海代表团开放日活动中表示,上海迪斯尼、磁悬浮等重大项目目前尚未确定,上海户籍制度改革的细则将于今年二季度出台。  对于广受关注的迪斯尼乐园落户上海的情况,韩正表示,上海方面与迪斯尼方面已经就此问题谈了十几年,双方团队的沟通、谈判始终没有间断过。他幽默地说:“去年以来,我们开展了更加积极务实的谈判。现在可以这么比喻,我们还在恋爱,没有结婚,何时拿证书没有日程表。”  谈到上海磁悬浮建设项目时,韩正说,磁悬浮是上海市的重大工程,2007年上海市政府在全市广泛听取意见,磁悬浮规划方案沿线市民提了一些意见和建议。“我们本着高度负责的精神,由来自全国的专家独立论证建设方案,一旦专家论证有了结果,我们会马上向全社会公布结果,我自己现在还没有看到论证结果。这个项目不仅要对当前负责,还要对未来负责。”  今年2月23日,上海市政府公布《持有(上海市居住证)人员申办本市常住户口试行办法》,确定居住证可以有条件转户籍。韩正说,有关的户籍制度实施细则正在制定中,可以在今年二季度出台。  在谈到2010年上海世博会筹办工作时,韩正表示,世博会筹办工作始终得到了党中央、国务院的高度重视。上海世博会各项筹备工作有序地按计划节点进行,工作推进十分顺利。

摘要: 上海市市长韩正七日在北京回答记者关于迪斯尼乐园落户上海的问题时表示,上海与迪斯尼方面仍在积极谈判,不过目前双方“还在恋爱,没有结婚”。韩正表示:“上海想引入迪斯尼乐园已经有十年了,十年来双方团队的沟通、交流、谈判始终没有间断。去年,双方团队以更韩正:上海与迪斯尼“在恋爱没结婚”“不差钱”(图)上海市市长韩正七日在北京回答记者关于迪斯尼乐园落户上海的问题时表示,上海与迪斯尼方面仍在积极谈判,不过目前双方“还在恋爱,没有结婚”。韩正表示:“上海想引入迪斯尼乐园已经有十年了,十年来双方团队的沟通、交流、谈判始终没有间断。去年,双方团队以更加积极、务实的态度进行了谈判。”韩正说:“我有一个比喻,叫‘还在恋爱,没有结婚,是不是拿证书,还没有日期’。”对于迪斯尼项目是否会因为资金短缺而不能立项时,韩正答道:“资金没有问题。” 据悉,今年一月九日,美国迪斯尼公司总部曾通过媒体发表声明称,迪斯尼总部与上海市政府签订了关于迪斯尼项目的框架协议。将把与上海市政府共同拟定的申请报告提交中国中央政府审批。该项目总投资二百四十四点八亿元人民币,一期占地约一点五平方公里,最早于二0一四年对游客开放。 (编辑:英臻)

摘要: 上海正在进行的户籍改革并没有把“救市”作为直接诉求,更多的仍然是着眼于引进人才,那么,这一次户籍新政能给多少人带来落户上海的机会?又能否撬动中国大城市户籍改革的坚冰呢?复旦大学社会发展与公共政策学院院长彭希哲称,教育体制的改革本身就与户籍制度改革无关分析中国(1):上海户籍新政 奥妙在哪上海正在进行的户籍改革并没有把“救市”作为直接诉求,更多的仍然是着眼于引进人才,那么,这一次户籍新政能给多少人带来落户上海的机会?又能否撬动中国大城市户籍改革的坚冰呢?复旦大学社会发展与公共政策学院院长彭希哲称,教育体制的改革本身就与户籍制度改革无关,也不是上海市一个地区能够完成的,而是整个中国教育体制的改革,所以我们有的时候过分的把注意力集中在户籍本身上面,实际上我们应当做的更多的事情是寻找新的载体。在华东师范大学人口研究所所长丁金宏看来,上海现在面临着越来越严峻的高端人才竞争,而户籍问题实际上现在成为人才引进的一个瓶颈,户籍改革符合城市发展的利益,另一方面,能够完全符合标准的人才非常有限,丁金宏坦言,作为政府的一种工具,本次户籍改革必定是要为上海市自身利益服务的。在前两天的节目中,我们看到了成都和天津购房落户政策引起的争议,购房落户并没有推进户籍改革,反而让我们距离户籍改革的既定目标越来越远。相比之下,上海正在进行的户籍改革并没有把“救市”作为直接诉求,更多的仍然是着眼于引进人才。那么,这一次户籍新政能给多少人带来落户上海的机会?又能否撬动中国大城市户籍改革的坚冰呢?上海户籍壁垒成了当地企业人员流失的一个重要因素2月23日,上海市政府公布了《持有〈上海市居住证〉人员申办本市常住户口试行办法》,上海居住证持有者终于可以转上海户籍了,这一《办法》的核心在于居住证可以有条件地转为户籍。这项改革将试行三年。按照规定,来沪创业、就业并持有《上海市居住证》的境内人员申办上海市常住户口应当同时符合5项条件:持有《上海市居住证》满7年;持证期间按规定参加上海市城镇社会保险满7年;持证期间依法在上海缴纳所得税;在上海市被聘任为中级及以上专业技术职务或者具有技师以上职业资格,且专业及工种对应;无违反国家及上海市计划生育政策规定行为、治安管理处罚以上违法犯罪记录及其他方面的不良行为记录。上海户籍改革“破冰”在即,引来诸多期待。在沪务工人员:“这个挺好的,应该有包容的态。”在沪务工人员:“户籍改革这个东西刚下来的时候大家听着还是挺兴奋的,后来了解了一下,觉得还是很遥远的。”半个月后,3月7日上海市市长韩正在十一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上海代表团开放日活动中表示,上海市有关的户籍制度实施细则正在制订中,可以在今年二季度出台,这份关乎几百万人命运的实施细则同样备受关注。在沪务工人员:“就是从我们的角度来说的话,希望能够,就是门槛再低一点,或者是他的要求再放宽一点,七年时间太长了,对于想在上海呆着的人,应该来说不是很好的政策。”这次改革也在学术界,也同样引发了诸多讨论。复旦大学社会发展与公共政策学院院长彭希哲:“虽然它有很多不足,但它至少有一点,它是带有一种示范性的,它是在我们渐进式户籍制度改革过程中间的关键性的一步。”华东师范大学人口研究所所长丁金宏:“从户口改革的根本方向来看,还是有偏离的。”从上海这份《试行办法》的字里行间,我们不难看出,此次户籍制度改革的出发点是为了吸引上海急需的专业人才,相比过去几年铜墙铁壁一样的户籍壁垒,这次提出的五项条件其实已经降低了上海的户籍门槛。现在我们就来做一个了解,到底能有多少人能够成为这次户籍改革的受益者。 李广超现在是上海宝信软件公司的一名员工,公司就在张江高科技园区之内,李广超的老家在江苏宿迁市,2007年大学毕业进入的这家公司,而今,他的居住证已经办理了两年多了,在上海打拼了两年后,李广超第一次感到上海户口不再是遥不可及的梦。上海宝信软件公司工作人员李广超:“CW9开头的,就是说人才引进类居住证,还有一些可能是,就是临时居住证,或者是投靠亲友类居住证,包括务工类的居住证,只有CW9开头的这种人才引进的居住证,才是可以缴纳社保的。”李广超所说的cw9指得是他的居住证的开头字母,属于上海市的人才引进居住证,这就意味着他一直都在交纳着上海市的城镇社会保险,几年以后能够有机会拿到上海市的户口。李广超:“这些东西出来以后,一个长远的感觉就是说我们看到希望了,不像以前那样子,大家摸不着边,不知道到底什么时候是个头。”因为没有上海市的户口,小李在生活、工作中经常会遇到这样或那样的困难,今年25岁的他,相信自己几年以后能够得到上海市的户口,很希望上海的户籍新政试行3年后还能继续,不过在他看来,等待的时间很漫长。李广超:“其实我个人觉得这个期限可能会稍微长了一些,七年对于很多人来说,心里觉得不一定等的急。”尚未结婚生子的李广超感觉心里等的很着急,而事实上,户口问题影响最大的是子女的教育问题。杜邦中国集团公司上海分公司人力资源总监王剑:“因为在做人力资源很久,就是谈到人员的流动性的部分,那么会谈到说员工认为说对他们流动性部分起到最大障碍部分的地方是什么?这个其实说子女就学的问题。”王剑告诉记者,其实在杜邦,多年来由于子女的教育问题无法解决,已经直接造成了部分人才的流失。王剑:“因为在当地入学,没有办法在身边照顾,所以离开公司回到家里面去照顾他的小孩。”据了解,杜邦公司上海分公司总共有1000多人,其中60%都是上海人,他们绝大多数都是本科或者本科以上的学历,如今都已经拥有上海市的人才居住证,王剑相信他们能够最终都能够拿到上海户口。王剑:“因为它也是按照人才引进这样一个条件和标准来办居住证的,说明这些我们有居住证的同事,本身他还是有竞争力的。”因户籍影响人才引进的情况在上海决不是个别现象,在上海,这一问题最为突出的当属浦东张江高科技园区。上海张江公司的殷宏告诉记者,去年公司调查园区内来自全国各地以及海归人才如何在沪安家的情况,结果发现人才瓶颈中落户问题首当其冲。上海张江集团公司副总经理殷宏:“他结婚已经结了,也有小孩了,所以他需要有一种这个归属感,那么我认为这个里头,我们大概园区里面至少大概有20%—30%的人是有这种迫切的这种需要的。”成立于1992年7月的张江高科技园区,是国家级的高新技术园区,目前,园区内聚积着13万各类人才,除了少部分顶尖人才在引进的同时解决其户口问题之外,这其中有50%多的人才都在面临落户问题。殷宏告诉记者,园区的发展靠的就是各类型人才,如何能够留住这些人才就成为他们工作的重点,殷宏感觉,这次出台的临时办法就是为他们园区量身打造的。殷宏:“可能这个户籍改革里头,对他们来说是最大的一个受益群体,他们可能已经掌握了很多的这个技术,可能说全世界范围里都能找到一些工作,那么他们愿意留在上海工作,实际上对上海是有巨大的这个贡献。”上海户籍新政不仅要看学历高低,也要看谁对城市的贡献更大户籍壁垒对在上海就业的外地人才确实带来了不少困惑,也成了当地企业人员流失的一个重要因素,今年实施的户籍新政至少让这部分人有了盼头,虽然七年的时间,在他们看来还有些漫长,不过,对更多的外地人看来,他们面对的不止时间这一道门槛,他们希望户籍新政不仅盯住谁的学历高低,也要看看谁对城市的贡献更大。在沪经商人员赵雪林:“因为我是属于人才引进,我们是CW9。”陈崇彬夫妇来自福建,去年刚刚拿到的人才居住证,他们在上海多年来从事的是钢材生意,他们最近一直在关注着户籍新政的动向。在沪经商人员陈崇彬:“我们在上海已经从94年7月1号到上海,现在已经有15年的时间,我们也期盼着成为一个新的上海人,但是这十几年时间下来,因为我们当时一出来的话,我们对学习的文化,这块比较薄,肯定也没有这个中级或者高级职称,这点就达不到。”而在陈崇彬妻子看来,自己同样为上海市做出了不少的贡献,理应符合新政的要求。赵雪林:“外地的人来上海有所贡献,按道理说,要比一般的中级职称的人,我觉得应该比他们要大,因为也解决了很多人的就业,包括税收,等等一些方面的。”为了解答这个疑问,陈崇彬拨通了上海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的咨询电话。“我想咱们细则什么,居住证转户口细则什么时候出台啊?”“这个不是很清楚。”“一个就是我们未来转户口,我们没有中级职称能不能,到时候会被影响啊?”“条件要满足的,你没有中级职称当然不能办的了。”“比如我们是08年办的,到时候到七年满了以后,但是提前,你们说三年内只是暂行三年不影响吧?”“那您就早了,那就到2015年了要,2015年什么政策就不清楚了,而且试行三年,到时候什么政策就不清楚了。”没有中级职称不能办理户口,而且三年后的政策还会变化,得到这样的答案,夫妻俩感到很失望。赵雪林:“如果电话没打之前,我觉得信心还蛮多的,现在打完电话以后,感觉好象也蛮失落的。”同样是做钢材生意的肖善堂夫妇,现在考虑最头疼的问题,就是自己的临时居住证。在沪经商人员肖善堂:“这种临时居住证的,就相当于是一个临时的吧,经过三个月要到我们这个社区里面去刷一次,登记一次,等于你还在这边住,在这边务工。”肖善堂现在的居住证属于临时居住证,现在非常迫切的问题是,他们的孩子一直在上海接受教育,现在已经读到了初一,由于临时居住证的限制,他们孩子将无法在上海读高中。肖善堂:“在读完初二之前,想办法,如果能把居住证办下来,能办到人才引进这一类,就是允许读高中的这种居住证,如果能办得到,我们在这两年内去努力一下,只要能办得下来,那我们就继续。”肖善堂告诉记者,如果能够拿到人才居住证就能够让孩子继续在上海就读高中、参加高考,如今他们在上海已经作了10几年的生意,在上海也买了自己的房子,可是仍然要为一张居住证发愁,否则的话他们的孩子只能回到老家去读高中。肖善堂:“影响肯定会很大的,原来这边成绩算是中上游,回去以后肯定都是中游以下了,因为教材是完全不一样的,差别太大了。”肖善堂说,自己不想看到这样的事情发生,最近一直在努力获得人才居住证。与肖善堂一样,对于绝大多得上海外地务工人员来说,这次户籍改革对他们最大意义在于,自己能否能尽快地拿到那张人才引进居住证。肖善堂:“学历不够,现在年龄,上海这边有年龄限制,可能在三十几岁以下,据说有大专文凭就可以,你35岁以上必须要本科文凭,现在门槛又高了,我们都已经40多以上了。”(编辑:英臻)

本文由幸运快三官网发布于快三国际,转载请注明出处:上海市长:迪斯尼和磁悬浮两项目都未定

关键词: